当前位置: 吐祥新闻网 > 健康养生> 中国帕金森DBS手术器械市场白热化,治疗仍有“拦路虎”

中国帕金森DBS手术器械市场白热化,治疗仍有“拦路虎”

发布时间:2019-11-05 19:18:44 人气:2790

 

最近,一名患者在网上声称他用亚麻籽油治疗了他家的帕金森氏病,这引起了许多患者的注意。帕金森氏病被称为“不死癌症”,严重影响着中国更多老年人的正常生活。

作为一种至今还不能完全治愈的疾病,中国有大量的病人。根据世界帕金森协会的统计,目前全世界有570万帕金森病患者。然而,中国的患者人数约为270万,每年增加10万新患者。中国已经成为“帕金森病最大的国家”。

目前,世界上治疗帕金森病最重要的方法之一是脑起搏器手术。据《第一财经记者》调查,中国帕金森病领域dbs治疗的最大市场份额长期以来被外国巨头垄断。近年来,国内dbs治疗设备不断上升,但仍无法摆脱这种竞争格局。

进口乐器称霸江湖

目前,帕金森病的国际外科治疗是深部脑刺激(dbs),俗称脑起搏器,是帕金森病外科治疗领域的一项里程碑式的新技术。植入大脑的电极向相关的细胞核发出电脉冲,控制运动,调节异常的神经电活动,从而达到减轻和控制帕金森病症状的目的,也减轻了药物引起的副作用。

第一财经记者的调查发现,目前,中国帕金森氏综合症治疗领域正面临外资压力和国内替代的市场格局。除了跨国设备巨头美敦力之外,还有北京平治医疗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平治医疗”)和苏州靖宇医疗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州靖宇”)。

大脑起搏器技术是20世纪80年代发展起来的一项新技术,它为许多神经和精神疾病的治疗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苏州靖宇的创始人宁一华曾经介绍过。

自1987年以来,美敦力大脑起搏器已经在临床上使用了30多年,当时世界上第一个大脑起搏器手术与法国的贝纳比德教授成功地联合进行。在国内市场,北京平奇(Beijing Pinch)的dbs脑起搏器于2000年开始研发,2009年成功进行第一次临床试验,2014年获得全套脑起搏器产品注册证书,2016年10月正式获得ce认证。余婧自2009年成立以来一直从事dbs的研发,帕金森氏病大脑起搏器于2015年正式推出。

据第一位在中国从事dbs销售的医学专业人士告诉财经记者,目前,全世界有超过18万帕金森患者接受了dbs手术治疗。“绝大多数患者都有美敦力公司的设备,该公司每年总共进行2000多次dbs手术。”

由于北京平治和苏州靖宇尚未独立上市,第一位财经记者无法找到两家公司的星展市场销售数据。然而,根据北京平奇官方网站,“截至2017年底,平奇临床合作中心超过170个,全国有近1万个植入物。”

Dbs处理“路障”

作为广州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首席神经外科医生,成国雄擅长帕金森病和肌张力障碍的dbs手术。在他的印象中,“近年来选择dbs疗法的人数显著增加,主要是因为随着医学影像技术的进步,许多患者可以更早、更及时地被发现,然后得到有效的治疗。”

公共信息显示,目前中国有近300万帕金森病患者,但误诊率高,就诊率不到40%。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患者对dbs治疗的认识仍然相对较低。一方面,医疗机构在这一领域的医生队伍薄弱,另一方面,许多帕金森病患者仍有治疗理念。

dbs的治疗门槛很高,基本上覆盖了全国主要省会城市,但一些临床医生对这种疗法并不特别熟悉,甚至普通神经科医生也不太熟悉。成国雄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许多帕金森病患者的共同概念是,只有当他们的症状不能通过服药缓解时,他们才会接受手术。

“有些病人对这种技术的治疗效果不太有信心,所以我看到许多病人错过了这种疗法的最佳治疗时间。”成国雄说。

根据症状的程度,帕金森病患者可分为早期、中期、中期、晚期、中期和晚期。“事实上,最好的治疗时间是在中期、中期和后期。如果到了后期,治疗效果可能不是特别好。”成国雄说。

此外,根据第一财经记者(First Financial Reporters)的调查,dbs手术费用昂贵,这也是患者面前的一个重要障碍。以广州的病人治疗为例。如果不包括dbs设备,帕金森患者将接受dbs手术,每人花费3万到4万元。

事实上,dbs治疗的最大变量是植入病人大脑的材料成本。例如,美敦力的dbs设备配备了两种可充电刺激器,前者花费30万元,后者花费约20万元,相差10万元。

此外,上述两种刺激剂的使用寿命也不同。不可充电刺激器,如电池,用完后需要更换,寿命约为5年,而可充电刺激器的寿命为15年。

此外,根据当地医疗保险政策,目前只能报销一些设备。“我们经常收到病人关于手术能否正常报销的咨询,但大多数材料要求他们自己付费。”一位要求不透露姓名的中国南方星展外科医生说。

据上述在中国从事dbs销售的医疗专业人士介绍,第一位财经记者被告知,中国的居民保险和商业保险可能不完全一样。在欧洲和美国的发达国家,两者基本上都是dbs外科治疗费用的“一次总付”。

“如果中国的商业保险和基本医疗保险能够融合,实际上对病人来说是最大的好处。”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医生说,然而,这两个系统是完全不同的,通过并整合它们的过程是缓慢的。

上一篇:北京十项行动推动消费扶贫 办消费扶贫爱心卡超13万张
下一篇:这个中秋不一样,魔术师社区晒绝活儿